人生的意義 (殷海光)

內容概要 課文內容 附 註

重點 概要 討論 探討及解釋

一演說(寫作)背景:
1把自己個人經驗陳示給大家參考,提示大家要注意訂立人生的意義及道路,因為人生的意義是各人自己的。
2現代社會擾攘不安,人的心靈都是失落的,人類心靈脆弱,便只有做別人的工具,作者把自己的想法提供出來,正希望使大家能免於時代的厄運。
 
1   今天是一九六六年四月八日,我今天要跟大家談的問題是「人生的意義」。我為什麼要選這個問題呢?這有兩個理由:第一個理由是我個人是非常喜歡思考的。從少年時代到青年時代,從青年時代到中年時代,都是不停的想問題,對人生的辛酸波折也經歷過一些。因此把我所想的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人生的道路是什麼陳示出來,給各位參考;我只說參考,但我沒有說各位一定要採取我的人生觀和人生的意義。人生的意義是各人自己的。我只是把我的提供各位參考而已。第二個理由是:就我觀察所及,我們正處在一個轉型的社會,我們的文化在蛻變中,而且這個世界是這樣的擾攘不安,差不多的人實實在在說來心靈都失落了:失落在街頭,失落在彈子房,失落在電影院,失落在會客室裡,種種的失落。他們的心靈是不凝煉,不堅強的。比如說,有些體育家,運動家,他們的個子是蠻大的,打人蠻行的 但他的心靈很脆弱。譬如說,他們稍微把一句話說錯了,就怕這個人不喜歡吧,怕那個人被得罪了。這充分表現出心靈的脆弱。假如我們具有強健的身體而心靈如此脆弱,這是很可悲的,我們只有做別人的工具。這是時代的厄運。為了免於這一厄運,所以我願意把我自己的想法提供出來。

 

1要怎樣才能找到人生之意義?
內容概要 課文內容 附 註
二人生四屬次

人生四屬次

2   我們現在看這個表(如下),這就是今天討論這個問題的基礎,並以此為範圍。

---------------下降------------------->

真善美
理想、道德
生物文化層 生物邏輯層 物理層

<----------------上升--------------------

1物理層:人是物,必受物理定律的支配。
例如
從樓上跳下來,非傷即死,

生物邏輯層:人不僅是物 ,而且是生物,是有生命的。有生命則不能不受生物法則的支配

如吃飯喝水,到一定的歲數要結婚


3生物文化層:人與其他生物不同,在於人有生物文化,人類是有「意識」的。
例如:
人吃東西要講禮貌。
穿衣以補足人的美。
為了禦寒,有棉、皮革、尼龍、奧龍、達克龍。
人有生死意識。
 

4生物價值層:人有真、善、美的意識,有理想,有道德。
例如:

柏拉圖的理想國,

湯瑪斯穆爾的烏托邦,

黑格爾所言的「精神的創造」,這是人所特有的。
 

  人生是有很多層次的,此處我只能簡略的說,首先要說的是物理層。任何人無法不受物理定律的支配。如果有人活得不耐煩的話,他從樓上跳下來,非傷即死,毫無問題的。那就是受物理定律的支配。人是有限的動物,雖然有時覺得自己是無限的,那大概是太狂妄了。這層是用不著多說了。第二層是生物邏輯層人不僅是物而且是生物,是有生命的。有生命則不能不受生物法則的支配,如呼吸,心臟的搏動,肌肉的收縮都是受生理法則的支配,沒有人能例外。我們就是這種構造的。可是,在這層有一種特別的現象,這在別的生物裡是不發達的──即使不是沒有的話。這就是一個生物文化的界域。我們是一種生物,有許多是需要必須滿足的,如吃飯喝水,到一定的歲數要結婚,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輾轉反側」,那麼難過,這都屬生物邏輯層。固然,別的生物也都要吃東西,尋配偶。但它們與人有大不同之處:它們是赤裸裸的,沒有文化,人則不同,吃東西要講禮貌,有不同的分殊,不同的形式。就穿衣而論,我不相信任何一位小姐,本來就像孔雀般美麗,而是藉各種物質的工具來補足其美。人為了禦寒有棉、皮革、尼龍、奧龍、達克龍。這都是生物文化層的東西。我們滿足人類之生物文化。但人類的生存並非發展到此結束的。人是有「意識」的。這最關重要。別的生物大概沒有,至少到現在為止大概尚末發展到這地步。這在生物發展的過程中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別的生物大概不知道自身的生死間題,人則知道,曉得有生就有死。彭祖長壽,但到了八百歲時依然要死。而且人都怕死,但上帝絕不因此多留你一天,打針吃藥於事無補。由於我們有死的意識,便產生許多神話,許多禮儀。

3   就這樣,慢慢的發展,擴充我們的界域,由單純的物理層,進為生物邏輯層,再由此發展到生物文化界,繼續發展。然後人類有真善美的意識,有理想、有道德,這也就是價值層。這層就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層級,生物邏輯層則是凡高等生物皆有。生物文化界別的高等動物雖可分享一部份,但人最多。唯最高層是人所獨有。我們講道德,追求理想,要創造理想社會,柏拉圖的理想國,湯瑪斯穆爾的烏托邦,以至我們追求真善美等等,這都是超生物邏輯的東西,借用黑格爾的話說是「精神的創造」。我想大概說來只有人類有精神的創造。這層是人所特有的。當然,人只是太空中的一種生物而已,將來星際交通發達了,在別的星球中可能有超人類存在。超人類的智慧是可能比人類發達得多。

 

一根據你所知,略談今日香港人對人生意義的看法。這種看法,和殷海光所說的人生的意義有沒有相類似的地方﹖

2生物文化層和真善美有何分別?真善美不是文化層嗎?

內容概要 課文內容 附 註
人生的意義

人生的意義


1人活在世上,首先必要能生存。接著要滿足生物邏輯的需要。然後是滿足生物文化層。文化層是不容忽略的,因為騰空而跳至價值層,精神文化的發展和道德實踐便失去支持。

例證一:
文化層不及價值層

君子謀道不謀食
問舍求田沒有大志
 

例證二:邏輯層不及價值層

餓死事小,失節事大
餓死首陽之山,義不食周粟

宋明理學家(因為他們有人供養,他們是士大夫階層。)

例證三:經濟文化層日益看重

二次世界大戰時亞洲非洲地區經濟落後,知識水準低,貧困、饑荒,現在世界,無論何地均拼命經濟發展,刻意經營

 

4   現在我已把我要討論的基本架構說出。依此,我們討論人生的意義何在,人生的道路何在。人活在這世界上,首先必須要能生存。可是不同的文化價值,對這種需要的滿足方式是不同的。而且有的文化價值取向不把重點放在這上面。例如古代聖賢說:君子謀道不謀食。當我少年時,同學間常以為問舍求田的人,是沒有大志的。因為,當時大家只談理想,只談學問。萬一有人談錢,大家一定笑他的。這是當時一般知識份子的價值觀念。這也表示文化價值的重點之所在。又如古時有人說「餓死事小,失節事大」;「餓死首陽之山,義不食周粟」。這是認為生物需要不及道德價值之重要。尤其宋明理學家就是如此的。他們的想法高得很,但也空得很的。他們從不屑談這些經濟事務。但是,我們現在重視這個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亞非地區的人眾抬頭了。十九世紀末葉以迄二次世界大戰以前約八十年間非洲地區是白種人的殖民地,有色人種受白種人的輕視,尤其認為有色人種無論是體力、道德或天然的腦力都不如白人。可是,曾幾何時,現在非洲人受白人之哄抬。這個變化真非始枓所及!亞非地區的人特別多,經濟落後,但是我並非認為經濟落後是罪惡。正好相反,不開發,不開馬路,漫步森林之中,享受天然之樂,豈不更好?現在,亞非地區受重視,卻經濟落後、知識水準低、貧困、饑荒,野心份子可用他們來擾亂世界和平。於是乎,自由國家要開發落後地區了。現在世界,無論何地均拼命經濟發展,刻意經營。這些努力無非在生物文化層。我並不是說這一層是可以忽略的。在實際上,我們不可能不經此層而跳至最上層。因為,如果騰空而起的話,高等精神文化的發展和道德實踐便失去支持。宋明理學的大病在此。他們的毛病在當時並不嚴重。因為吃飯問題不大,如朱熹、程頤、程灝等人在這方面都不成問題,頂多是有無肉吃的問題而已。因為他們有人供養,他們是士大夫階層。據貴校金耀基先生說,我們已經不是士大夫了。我聽後有股淡淡的哀愁!但是,落花流水春去也!又有什麼辦法呢?以前我是會做秋夢華怡保(1)的百分之一,因此你們可以說:殷海光,你的夢可以醒了!這樣我們便要面對現實了。當時朱熹可不如此,好愜(2)意哦!到山上開家書院,自任山長。But now all gone!現在時代不同了,生活的需要多了。 二殷海光所說人生的四個層次,是指那四個層次﹖為甚麼他說宋、明理學家對人生意義的想法高得很,但卻又空得很﹖你同意他的說法嗎﹖


 

(1) 60年代女歌星

(2) 音協,滿足暢快。

2傳統文化價值取向:把重點放在名教、儀制、倫序、德目的維繫這一層次上,而不太注重生物文化層。於是精神文化和現實生活脫了節。


3現在
我們必須充實生物文化層才能談上一層的價值要人生完美,必須透過生物文化層再往上昇。生物文化層滿足了,我們還要真善美、理想、道德,這樣人生的道路才算完成。
5   我們的傳統文化價值取向把重點放在名教、儀制、倫序、德目的維繫這一層次上,而不太注重生物文化層。於是精神文化和現實生活脫了節。到頭來,我們的文化發展,像一座高樓似的,上一層的人在吹笙簫,底下一層勞動終日難得一飽,於是空了。整個文化建構都發生問題。這一歷史的教訓是值得今日的我們留意的。我舉一個現實的例子。經濟落後的地區要人來協助。肚子被人抓住了還有什麼自由喲!我們的肚子被人控制,很多志氣便無法伸張,人的尊嚴便很難維持。有錢才能揚眉,才能吐氣。否則高尚的志趣,卓越的理想,都要收起來。人到屋簷下不能不低頭。所以我們必須充實生物文化層才能談上一層的價值現在發展外銷,致力經濟起飛,在這種意義下是對的。

6   然而,我們現在的問題是:人生的意義,人生的目的,人生的價值,人生的道路是否就停在這一層呢?你如何把你與其他高等動物分別開?豐衣足食後是否安心在此停頓?人之所以為人是否這就夠了呢?這是要我們大學生,知識份子想的大問題。今天我們都受了時代沉悶空氣的壓力,擔心出路,許多人不愛想這類問題,視之為高調。我個人的境遇困難,但從未停止想這類間題,尤其在困難的時候更要想!前面所說的生物邏輯的條件沒有滿足時,固然到不了最上層。但滿足之後,高尚的理想和價值都可不要嗎?希臘出那麼多大哲學家、科學家、思想家,為後世之基礎,我們多麼嚮往啊!因為他們的精神生活是如此豐富。顯然得很,要人生完美,必須透過生物文化層再往上昇。生物文化層滿足了,我們還要真善美、理想、道德,這樣人生的道路才算完成。

 

三作者認為,古代中國人的文化價值取向偏重於精神生活,而現代人的文化價值取向偏重於追求經濟發展,這兩方面各有什麼弊病?他有什麼意見?一般香港人的文化價值偏向於哪一種?何以見得?

 

3生物文化層滿足了,何時才能滿足?

內容概要 課文內容 附 註
四面臨生與義

面對生與義的取捨

1兩難式:生物邏輯層與價值層

古人:

孟子捨生取義
 

現代人:

滿足自己的利益而犧牲道德,道德「江河日下」

2作者態度
孟子捨生取義只是一極限原則,我們不應動不動就犧牲生命來保全道德。要保存生命時也要堅守下面三個原則:
萬不可在自己生命並未受威脅時之為了換取現實利益而犧牲道德原則。
生活還可勉強過時,萬不可因要得到較佳報酬而犧牲他人。
我們因生活困難而被迫不得不放棄若干作人的原則時,我們必須盡可能作「道德的抗戰」,把道德的領土放棄得愈小愈好,而且要存心待機「收復道德的失地」。

3胡適說,人生應該有夢,否則人生不是太不豐富嗎?
 

7   這堣S生一個問題:假設我們已有很好的文化遺產,如中國的。就中國來說,我認為孟軻有氣象,他可說是一個標準的道德英雄;又如韓非子,思想那麼嚴格,觀察那麼銳利。如果他生在現代的話,就可能是一個邏輯家了。我們現在進一步提出一個問題:如果我們面臨一個兩難式,即是:如果我們要滿足衣食等生物邏輯,那麼勢必犧牲道德或理想;如果我們要維持道德或理想,那末勢必困難以滿足衣食等生物邏輯的要求而難以生存。處此困境之下,我們怎樣作決定?現在的趨勢,一般人在有意無意之間,碰到求生與顧及道德不能兩全的情形,就為了求生而犧牲道德原則。有些人更因滿足自己的利益而犧牲道德,陷害別人。所以,道德就「江河日下」了。人吃粗一點尚可活下去。人群沒有道德來維繫,勢必難免為「率(1)獸食人」的世界。如何得了!在這樣的情形之下,我們怎樣處理?我以為孟夫子所倡導的「義」是救藥。他要人捨生而取義。這當然是一個極限原則。我們並不是說人必須動不動就犧牲生命來保全道德原則和崇高理想。我的意思是說:第一,我們萬不可在自己的生存並末受威脅時為了換取現實利益而犧牲道德原則。第二,在我們的生活勉強可過時萬不可因要得到較佳報酬而犧牲他人。第三,當我們因生活困難而被迫不得不放棄若干作人的原則時,我們必須儘可能作「道德的抗戰」,把道德的領土放棄的愈少愈好;而且要存心待機「收復道待的失地」復次,我們有我們的好惡。如果經濟貧困了,我們的好惡是否就要放棄?是否就不能講?還有尊嚴問題,如人的經濟不能滿足,尊嚴是否可以不顧呢?諸如此類的問題,作為一個人,真值得想一想。

8   在各位現在這種年齡大家都有夢。胡適說,人生應該有夢,否則人生不是太不豐富嗎?現在你們都有理想,但出了社會便可能不同了。那時各奔前程,各種打擊,各種現實的考慮,都可能使得你把崇高的理想收歛起來。這就是現實在考驗我們的道德力,我們的理想性,我們對真對善對美的追求是否迫切。在世界上每一個角落都是如此的。我們是否能撐得住,就在這個關頭。現在是考驗我們的時候了。

四殷海光以為完美的人生需要追求真善美的生活,所謂真善美,指的是甚麼﹖又在「道德原則」及「生物邏輯」兩者不能兼顧的時候,他認為應該怎樣處理﹖他的觀點,你認為可以接受嗎﹖至於「如人的經濟不能滿足,尊嚴是否可不顧呢﹖」這個問題,你又有甚麼意見﹖

4生命重要?抑或道德重要?作者的取捨有否違反傳統思想?


 

(1) 帶領

 

 

討論問題

 

根據你所知,略談今日香港人對人生意義的看法。這種看法,和殷海光所說的人生的意義有沒有相類似的地方﹖

 

人生究竟有沒有意義呢﹖人生的目的又何在﹖這是古往今來聖哲所用心思考,希望可以得到解答的大問題。就中國文化來說,儒家思想是維繫中國社會的主要力量,儒家所所追求的想,要建設一個和諧的人生社會和一個能夠與宇宙合一的人格生命;這個社會,就是孔孟所提倡的大同社會,所謂大道之行,在於天下為公。要達到這個大同的世界,主要是靠個人的修德和推行仁政,在內則做到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外則做到治國、平天下;是一個道德的境界。而這個道德境界,正是一個能夠與宇宙合而為一的人格生命。將這種崇高的道德推廣開到政治上去,就可以達到一個和諧的人生社會。所謂內聖外王,這是孔孟儒家所追求的人生意義,也是中國傳統知識分子所追求的人生意義。

在今日來說,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價值取向,對於人生的意義,自然是各有偏重。在中國人的社會來說,儒家學說的影響力仍然鉅大,所著重的是仍然是人倫社會的和諧關係,因此人生的意義是在於如何落實個人道德的實踐。而生活在西方資本主義社會中的人對人生意義的注意力則比較集中於對富裕社會的追求、爭取個人潛能與智性的高度發揮。

在今日的香港社會來說,對人生意義的追求比較接近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價值觀,即注意力比較集中於對富裕社會的追求、爭取個人潛能與智性的高度發揮。在個人方面,修身立德的目的在於通過教化以達到自我控制,以實踐禮教的文化規範。當然,這種禮教的文化規範已沒有中國過去的傳統禮教那樣嚴格,而是隨著時代而改變,在受到西方自由思想的沖擊下,變得相當開明,再無可能有昔日中國傳統禮教的嚴格限制。這種自我控制的能力,除了表現於品德方面外,更表現於對法律遵守的程度;即是說,香港人相當守法,所以社會的運作得以和諧,人際關係亦見良好。而對於中國傳統的道德觀,也不會再有「學優則仕」的想法。唐、宋以後,古人所以讀書,就是為了要做官;修身立德,就是為了要作人民的典範。香港教育普及,我們讀書的目的,已經不再是為了做官,而是為了養成公民所必須具備的知識和德行。對政治的態度,則是更接近西方,以嚴密的法制來輔助政治的運作,參予政事乃是為市民服務,而不是要作四民之首了。

如果拿殷海光的說法來看香港人的生活態度,這當然是有所不足了。其實,絕大多數人,包括古今中外,各個國家,各個民族,如果每個人都能做到如殷海光所說的,人生要達到第四個層次,才可算是有意義的人生,則這個世界已經是達到完美的世界,不再有戰禍,不再有罪惡,人與人之間再沒有任何紛爭。這個世界,正是孔子心目中的大同世界,柏拉圖的理想國,湯瑪斯穆爾的烏托邦;在理論上是存在的,而實際上卻是十分遙遠,幾乎不可企及。所以成為人類最崇高的目標,最偉大的理想。正如殷海光所說,每個人都有理想,「但出了社會便可能不同了,那時各奔前程,各種打擊,各種現實的考慮,都可能使得你把崇高的理想收歛起來。」是的,以一般人來說,理想和性道德力未必能經得起殘酷現實環境的考驗,只能使人安於生物文化界層中,著意去追求生活上的滿足。但是香港人的求真求善求美的想法並未消退,很多人在業餘時從事藝術、文學、音樂、堪輿、攝影、歷史研究、天文研究等,也可能大有成就,這固然是追求生活情趣,也應該算是追求美的人生的一種方式。他們當然沒有立心成為大哲大賢,但這種順其自然的努力,仍然不失是個完美的人生。而且,有這種業餘興趣的人,在品格上多數不失為一位君子,在大是大非面前仍然可以有正面的抉擇。如果人生不一定要追求不朽的名聲,則香港人這種生活態度,是應該加以肯定的。

儒家的德治和五倫的思想,是政治和社會的理想。
道家的禍兮福所倚,福福兮禍所伏是種不即不離的態度。
佛家的生死之說,成了中國人的宗教信仰。
殷海光所說的人生的意義指追求完美的人生,人不應為了只求溫飽,而忽略了其他精神上的重要因素。

 

殷海光所說人生的四個層次,是指那四個層次﹖為甚麼他說宋、明理學家對人生意義的想法高得很,但卻又空得很﹖你同意他的說法嗎﹖

 

1. 殷海光所說的人生四個層次:
殷海光所說人生的四個層次,是指一是物理層,二是生物邏輯層,三是生物文化界層,四是價值層四個層次。人類的發展,是由物理層逐漸上升,擴充界域,慢慢發展,先由單純的物理層,進為生物邏輯層,再由此發展至生物文化界層,再上升至價值層,才算是達到了有意義的人生境界。

2. 這四個層次有甚麼連續的關係﹖
這個發展程序,可以這樣去說明:
第一是物理層,人是有限的動物,任何人無法不受物理定律的支配。
第二是生物邏輯層,人有生命,不能不受生物法則的支配,有很多本能上的需要必須要得到滿足;與其他生物相同。但是由於人類是有「意識」的,這就是人與其他動物的不同處。所以在這一層中,人類有個異於其他生物的文化界域,由於這個文化界域,使人類可以上升到生物化界層。
第三是生物文化界層,由於人是有「意識」的,因此而產生文化;有不同的分殊,不同的形式;例如衣服,除了可以禦寒外,還有各種不同的質地,藉著各種物質的工具來補足其美。知道自身的生死問題,曉得有生就必有死。其動物所不及的。由此而發展,然後人類有真善美的意識。
第四是價值層,即最高層,這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層級,是人所獨有的。由於人類有真善美的意識,要講道德,追求理想,要創造理想社會,追求真善美。這都是超越生物邏輯的東西,即黑格爾所說的「精神的創造」。

3. 殷海光以為「宋明理學家的想法高得很,但也空得很的」的原因:
殷海光以為「宋明理學家的想法高得很,但也空得很的」,理由是他們認為生物需要不及道德價值重要。例如程頤倡言「餓死事小,失節事大」,是要求婦女要堅持道德價值,不能因為害怕餓死而放棄貞節。這是一件在現代看來是既不合理,也不合情的說法,暴露了中國文化中的缺點,歧視婦女的地位,妄顧生存的需要。

4. 評論:
殷海光說,我們不可能不經文化生物層而跳至最上的道德價值層,因為如果騰空而起的話,高等精神文化的發展和道德實踐便失去了支持,必定先解決了生存的需要,才可以再談道德和理想等問題。因為此身如果不存,則此心還有甚麼可以用力之處﹖這是個最顯淺不過的道理。古時的士大夫有人供養,生活問題不大;但是要求沒有人供養的人也要像他們一樣,那就簡直是苛求了。尤其是在今日來說,生活需求多了,人們必須要面對現實,不會理現實如何而只知空談理想,根本是本末倒置的事。所以殷海光的說法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作者認為,古代中國人的文化價值取向偏重於精神生活,而現代人的文化價值取向偏重於追求經濟發展,這兩方面各有什麼弊病?他有什麼意見?一般香港人的文化價值偏向於哪一種?何以見得?

 

殷海光舉出事例證明了中國人有偏重於精神生活而輕視生物需要的文化價值取。他認為,這種重視道德價值而不屑於談經濟事務的思想,至宋明時便暴露出弱點。宋明理學家的想法高遠得很,卻很空洞,不切實際,因而精神文化的發展和道德實踐便失去支持,宋明理學出了毛病。

現代人則走向另一端,他們拚命發展經儕,刻意經營,卻只停留在生物文化層,沒有上昇到最高的價值層,因而沒有走完人生的道路,使人生有所缺憾。

過去殷海光也有偏向於精神生活的經驗,但他也醒悟到不可能不經生物文化層而跳至最上的價值層,因為這樣精神文化會和現實生活脫節,到頭來,整,個文化建構都發生問題。因此,他贊成發展外銷,致力於經濟起飛。另一方面,他也主張現代人不能停留在生物文化層,而要追求真善美、理想、道德,以透過生物文化層再住上昇,完成人生的道路。

如果把殷海光的標準放到香港人的身上的話,可以說一般香港人都停留在生物文化層之中。因為香港大部分的人都忙碌於如何賺錢,賺了錢之後又忙於生活的享受。

 

殷海光以為完美的人生需要追求真善美的生活,所謂真善美,指的是甚麼﹖又在「道德原則」及「生物邏輯」兩者不能兼顧的時候,他認為應該怎樣處理﹖他的觀點,你認為可以接受嗎﹖至於「如人的經濟不能滿足,尊嚴是否可不顧呢﹖」這個問題,你又有甚麼意見﹖

 

1.殷海光所說的真善美的意思:
殷海光以為,完美的人生需要追求真善美的生活,所謂「真」,指的是知識;所謂「善」,指的是道德;所謂「美」,指的是藝術。完美的人生應包括對知識、道德理想和藝術境界的追求。

2. 要追求真善美生活的原因:
殷海光從事邏輯教學數十年,深受科學哲學的影響,他主張先要培養獨立的思考能力,認為任何問題在未經分析之前,不可妄下判斷,要用理智去思考問題;不可受流行意見所左右,也不可盲目地為權威所擺布。他刻意求真,強調認知活動的重要性,強調必須貫徹「是甚麼就是甚麼」的原則。他急切求善,呼籲重建道德價值的緊迫性。認為在今日的社會堙A權勢橫行、名利相軋、文人相刺的事無日無之,所以必須急切地建立道德價值;而道德價值的建立,則必須先有經驗知識作基礎。至於美,不僅存於詩畫歌舞等藝術的形式中,更蘊含在生活中。對美的追求,是要擺脫功利的層次,以空靈的心態面對人生,我們就能從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生命本身的美。而這種層界,往往顯現於「真」和「善」的層次之上。如果缺少了美,人生就會少去許多光彩。

3. 評論:
殷海光的說法值得我們去深思。人們生活在各種各樣的需要與慾望之中,種種慾望支使著人的認知和創造,推動著科學技術和經濟文化的發展,增進物質生活的改善。然而生物文化層內各種慾望的滿足,如華衣美食,廣廈高樓,固然可以帶給我們身體上的舒適,卻不能使我們成為高尚的和心靈充實的人;我們的生活仍然停留在基本要的滿足這一點上,享受不到思想和智慧的陽光;這樣的生活仍然是蒼白的。因此,追求真善美的生活,的確是需要的。

4. 殷海光在「道德原則」及「生物邏輯」兩者不能兼顧的時候的處理方法;
殷海光在「人生的意義」中提出一個問題:「如果我們面臨一個兩難式,即是:
如果我們要滿足衣食等生物邏輯,那麼勢必犧牲道德或理想;如果我們要維持道德或理想,那末勢必困難以滿足衣食等生物邏輯的要求而難以生存處此困境,我們應該如何作出決定﹖」

對於解決這個兩難的問題,殷海光認為:「照現在的趨勢,一般人在有意無意之間,碰到求生與顧及道德不能兩全時,就為求生而犧牲道德原則,有些人更因滿足自己的利益而犧牲道德,陷害別人。」因此他提出了孟子所倡導的「義」來作為救藥,孟子要人捨生而取義,殷海光以為這當然是一個極限原則,並不是說人必須動不動就以犧牲性命來保全道德原則和崇高理想,而是:
第一 我們萬不可在自己的生存並未受到威脅時為了換取現實利益而犧牲道德原則;
第二 我們的生活勉強可過時萬不可因要得到較佳報酬而犧牲他人;
第三 當我們因生活困難而被逼不得不放棄若干作人原則時,我們必須儘可能作「道德的抗戰」,把道德的領土放棄的越少越好;而且要存心待機收復失地。

5. 意見:
我以為,這個兩難問題可以這樣看待:
如果生存受到威脅,即是不能滿足衣食等生命邏輯的需求而難以生存,則可能連性命也不保,當然再無道德理想可言;要維持道德或理想,又勢必難以生存。在這當兒,我們必須仔細考慮﹖這個考慮,可分兩層來看:
A. 如果要犧牲衣食等生物邏輯以保存道德理想的話,則要先問這樣的犧牲有無價值﹖例如說,我們的犧牲可以挽救更多的人使他們倖免於難﹖則這種犧牲的確是值得、而且是必要的犧牲。這樣做法,就是孟子所說的捨生取義。
B.
如果我所們的犧牲無補於實際,例如說,為了生存,我們要被迫犧牲自尊、人格等,則我們不得不犧牲道德或理想,以求生存。在一九九一年七月發生的美國聯合盟國對付伊拉克的海灣戰爭中,美國的飛行員被俘,被逼在電視上向全世界公開指責美國的罪行,指美國是侵略者;這本來就是違反戰俘意願的事情,他們是在生存受到威脅之下而被逼如此做的。戰俘被釋放回國後,受到英雄式的歡迎,因為美國人民認識到,他們這樣做並不是出於自願,不是叛國,對國家並未有做成損害,不必深責。這就是在今時今日可見到的實例,可以參考。

至於殷海光說的:「照現在的趨勢,一般人在有意無意之間,碰到求生與顧及道德不能兩全時,就為求生而犧牲道德原則,有些人更因滿足自己的利益而犧牲道德,陷害別人。」這中間包括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即:「照現在的趨勢,一般人在有意無意之間,碰到求生與顧及道德不能兩全時,就為求生而犧牲道德原則。」
以上所提的兩個原則,可以符合殷海光的看法,我認為這是解決這個兩難問題的正確方法。

至於第二個問題:「有些人更因滿足自己的利益而犧牲道德,陷害別人。」這本來就一般人用來解決問題的方法──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犧牲別人。這種見利而忘義的作為,當然為世人所不齒,為道德所不容了。所以殷海光以為:「人吃得粗一點還可以活下去,人群沒有道德來持,勢必成為率獸食人的世界,如何了得﹖」可知他提出要急切地建立道德價值,希望人類在追求利益時,如果不是足對自己的生存構成威脅的話,就應該以是否合乎道德來成決定。所以他提出的三點原則:
第一 我們萬不可在自己的生存並未受到威脅時為了換取現實利益而犧牲道德原則;
第二 我們的生活勉強可過時萬不可因要得到較佳報酬而犧牲他人;
第三 當我們因生活困難而被逼不得不放棄若干作人原則時,我們必須儘可能作「道德的抗戰」,把道德的領土放棄的越少越好;而且要存心待機收復失地。
這幾點意見,是可以接受的。

6. 對「如人的經濟不能滿足,尊嚴是否可不顧呢﹖」這個問題的意見:
至於「如人的經濟不能滿足,尊嚴是否可不顧呢﹖」這個問題,也是一個兩難問題。管子有說:「衣食足,則知榮辱。」可知自古以來,先求溫飽,再談道德,本來就是人之常情。我們可以說,如果連生物邏輯層也不能滿足,如何可以上升到更高的層次﹖只不過,殷海光所說的「人的經濟不能滿足」這句話,不知指那方面而言﹖是生存受到威脅,不能溫飽﹖還是貪得無厭,不能滿足﹖如果是前者,則不得不放棄若干作人原則,任人凌辱了。可是,應該要時常記得殷海光所說的,必須儘可能作「道德的抗戰」,把道德的領土放棄的越少越好;而且要存心待機收復失地。如果是後者,則正如荀子所說的,這是人類惡性的表現,是為了滿足好利之心、疾惡之心、耳目聲色之欲,忘記了辭讓、忠信、禮義文理,無所不為,本身己經不顧尊嚴了,那又再有甚麼尊嚴可言呢﹖這種無所不所不用其極的人,是不可以和他再談甚麼真善美、道德和理想的。

 

試讀一列一段文字:

我們不只是求人生更豐富更美滿的實現,我們還要把人生提高。平庸的生活,是不值得活的。我們要運用我們的生力,朝著我們的理想,不但使我們的生命格外的崇高偉大,莊嚴壯麗,而且要以我們的生命來領導,帶起一般的人,使他們的生命也格外的崇高偉大,莊嚴壯麗。因此我們要根據新的人生哲學態度,建立新的人生觀。

宇宙是動的,是進行不息的;人在宇宙之間,自然也是在動的,進行不息的。希臘哲學家海瑞克萊圖斯說:「你不能兩次站在同一條河堙C」孔子在川上說:「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都是解釋這個道理。中國傳統的人生哲學堙A把人生動的方面,束縛太多了。尤其是宋儒「主敬主靜」的學說,把活潑潑的一個人,弄得動彈不得。其實若干宋儒的學說,已經被滲入某種印度哲學的成分,和孔、墨力行的主旨,早已違背了。

我們要提倡動的人生觀,可是同時得充分注意到動之中有兩種不同的動:一是有意識的動,一是無意識的動。有意識的動是主動、自動。無意識的動是「機械的動」,也是被動、盲動。人是有意識的、有靈感的、有智慧的,所以他有思想的自由,有選擇的自由,他可以憑他的判斷來指揮他的動態。人生值得一活,世事值得努力,歷史值得創造,正是為此。那把人生和歷史硬看做機器上的齒輪一樣,按照他們的假想的公式,認為只是不能不動的說法,不但是妄自菲薄,而且是誣蔑人類。

(節錄自羅家倫《新人生觀》)

作者所說的「動」的人生觀,主要內容是甚麼﹖和殷海光的說法,有那些地方是相同的﹖有那些地方不同的﹖試加比較。

 

羅家倫提出「動」的人生觀:
作者以為,我們不只是求人生更豐富更美滿的實現,我們還要把人生提高。要使我們的生命變得格外崇高偉大,莊嚴壯麗,並且以我們的生命帶起別人的生命,使別人的生命也變得格外崇高偉大,莊嚴壯麗,所以要新的「動」的人生觀。

中國傳統的人生哲學堙A尤其是宋儒的學說,把人生動的方面,束縛得太多。已違背了孔、墨力行的主旨。動之中有有意識的動,即主動、自動;和無意識的動,即被動、盲動。人是有意識的、有靈感的、有智慧的,有思想的自由,有選擇的自由,所以能夠努力向上,創造歷史。不可以把人生和歷史硬看做機器上的齒輪一樣,按照既定的假想的公式,認為人生只是被動。

2. 羅家倫的說法與殷海光說法的比較:
相同點:
A.
羅家倫以為,我們不只是求人生更豐富更美滿的實現,我們還要把人生提高。平庸的生活,是不值得活的。我們要運用我們的生力,朝著我們的理想,使我們的生命變得格外崇高偉大,莊嚴壯麗,因此要建立新的「動」的人生觀。
殷海光以為,我們要使人生活得有意義,必須要有理想、有道德,不可只安於生物文化層。
使人生活得更豐富更美滿,生活得有更義,這是兩人論點相同處。

B. 羅家倫以為,人是有意識的、有靈感的、有智慧的,所以他有思想的自由,有選擇的自由,他可以憑他的判斷來指揮他的動態努力向上,創造歷史。這是有意識的動。
殷海光以為,人不可只安於生物文化層,應該經過這一層而跳至最上的價值層,發展高等精神文化和實踐道德。
羅家倫所說的人要有有意識的動和殷海光所說的人不可安於生物層而要努力跳至上層說法相似。

C. 羅家倫以為不可以把人生和歷史硬看做機器上的齒輪一樣,按照他們的假想的公式,認為人生只是被動。
這種說法與殷海光所說的「人的心靈都失落了,表現得是這樣的不凝鍊、不堅強,只有做別人的工具」的說法相似。
大家的意見都認為人不可以被動,否則生活就沒有意義。

不同點:
A. 兩人都對宋儒有所批評:
羅家倫以為,宋儒「主敬主靜」的學說,束縛了人的動力。
殷海光以為宋儒所說的「餓死事小,失節事大」、「餓死首陽山,義不食周粟」等理論,認為生物需要不及道德價值的重要,這種說法其實是太高太空。
一個以為宋儒缺乏身體力行,一個以為宋儒忽視生物需要,著眼點並不相同。

B. 羅家倫以為我們不但要求我們的生命格外的崇高偉大,莊嚴壯麗,而且要以我們的生命來領導,帶起一般的人,使他們的生命也格外的崇高偉大,莊嚴壯麗。
殷海光則提出我們如果遇到生存和理想、道德相衝突,不得不放棄理想、道德以求取生存時,應該盡可能放棄得最少,並且要時刻記得,要作道德的抗戰。在生存未受到威脅時,不可為了得到利益而損人以利己。
羅家倫以為在追求美滿的人生時,我們要推己以及人;殷海光則出,我們不可損己以利人。兩人的著眼點也不相同。

3. 總結:
兩人的說法,都是希望人要生活得更有意義,更完滿,要提昇人的品德,追求個人的理想,著重點雖有不同,而目的其實是一致的。

 

試讀一列一段文字:

就中國傳統的倫理道德思想的精神實質而言,它要求人有兩個自覺:一是人作為「類」的自覺,「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這就是人類有倫理,人應該踐履倫理。這種倫理的本質是道德上的、相互的、對等的義務和責任,而不是政治上的隸屬和屈從。君愛臣忠,父慈子孝。拋棄了義務和責任,道德的約束也就消失,道德行為也就喪失,故孟子曰:「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二是人作為「個體」的自覺,「人皆可以為堯舜」,人皆應磨煉自己的道德,皆可完成自己的道德。充分的道德覺醒而產生的對他人、民族、國家,推而及於萬物,「上下與天地同流」的真誠的義務責任感,這就是中國傳統思想陶冶出的聖潔的心靈。洋溢在《岳陽樓記》、《西銘》、《正氣歌》堛漸翱O這樣熱烈的、帶有深刻理性自覺的道德感情;跳動在為魯迅所稱讚的「中國的脊梁」的心臟堛漱]正是這樣一顆道德的心。

所以,中國傳統的倫理道德思想就它的純粹的、本質的意義說,是符合人性的,能提高人性的。這是中國這個古老國家及其文化得以綿延存在和不斷發展的精神基礎和源泉。

(節錄自崔大華《試論中國傳統思想倫理道德特質的形成價值和缺弱》)

1. 試簡要說明作者所論述的兩個「自覺」的意思。

2. 試簡要說明殷海光《人生的意義》一文所論的道德層的要旨。

3. 崔大華所說的「自覺」,與殷海光所說的價值層,在意義上是否有共通之處﹖又有無相異之處﹖試加分析。

 

崔大華所說的兩個「自覺」:

崔大華以為,中國傳統倫理道德思想的精神實質,是要求人有兩個自覺:一是人作為「類」的自覺。人類有倫理,人應該踐履倫理。這種倫理的本質是道德上的、相互的、對等的義務和責任,而不是政治上的隸屬和屈從。二是人作為「個體」的自覺,人皆應磨煉自己的道德,皆可完成自己的道德。充分的道德覺醒可以產生的對他人、民族、國家,推而及於萬物的真誠的義務責任感。

所以,中國傳統的倫理道德思想是符合人性的,能提高人性的。這是中國文化得以綿延存在和不斷發展的精神基礎和源泉。

2. 殷海光所說的價值層的意義:

殷海光所說的價值層,即最高層,是人所獨有的。人類有真善美的意識、有理想、有道德。我們講道德,追求理想,要創造理想社會,追求真善美。這都是超越生物邏輯的東西,即黑格爾所說的「精神的創造」。

這是因為人在豐衣足食之後,還不可以停頓,否則很難與其他高等動物分別開來,還應該要有高尚的理想和價值,使人的精生活變得更為豐富,人生的道路才算完成。

3. 兩者所說的在意義上的相通之處:

A. 崔大華以為,人作為「類」的自覺,是人應該踐履倫理。這種倫理的本質是道德上的、相互的、對等的義務和責任。

這種自覺,正是殷海光所說的,人不應只求滿足於生物文化層,否則人生的意義、目的、價值和人生的道路就此停頓,因此人必須要透過生物文化層再往上昇。

這種要求再往上昇的意識,正是崔大華所說的人作為「類」的自覺。

B. 崔大華以為,中國傳統的倫理道德思想就是符合人性的,能提高人性的。這是中國這個古老國家及其文化得以綿延存在和不斷發展的精神基礎和源泉。

這和殷海光所說的,最高層的價值層,是人所獨有的。人類有真善美的意識、有理想、有道德。我們講道德,追求理想,要創造理想社會,追求真善美的說法相近。

4. 兩者所說的在意義上的相異之處:

崔大華以為,人有人作為「個體」的自覺,人皆應磨煉自己的道德,皆可完成自己的道德。充分的道德覺醒而產生的對他人、民族、國家,推而及於萬物的真誠的義務責任感。

殷海光以為,人的生存,不能只滿足人類生物文化便可以結束,但是人不可能不經此層而跳至最高的價值層,否則高等精神文化的發展和道德實踐便失去支持。所以我們必須要充實生物文化層才能談上一層的價值,才可以追求真善、理想,道德。當人遇到生存和道德或理想不能兩存時,惟有先犧牲道德或理想,但要時刻要記得作道德的抗戰,收復道德的失地。如果生存沒有受到威脅,不可為求取利益而損人以利己。

崔大華所說的,是由個人推及民族、國家,是由內而及於外的道德實踐。殷海光則比較著重個人的生存問題,尤其是生與道德或理想衝突時的自處方法,是著重於個人內在的道德實踐。

5. 結論:

兩人所著重的不同,而目的則一,都是談及個人的道德修養問題及自處的方法。崔大華所論的,是中國傳統思想倫理道德的特質,如何可以由個人推及天下國家,當然要由幾個不同的角度來立論,以見出中國傳統思想倫理道德的價值,論說自然比較全面。而殷海光所論的,則是今日知識分子立身處世的問題,比較個人化,當然和崔大華所論的有不同了。其實殷海光所說的理想,如果能夠進一步的闡釋,說明是指個人對社會、國家的責任,則兩篇文字的論題,可算完全相同。只不過殷海光沒有明言而已。

 

試讀一列一段文字:

中國人相信價值之源內在於一己之心而外通於他人及天地萬物,所以反來覆去地強調「自省」、「自反」、「反求諸己」、「反身而誠」之類的功夫,這就是一般所謂的「修身」或「修養」。孟子和《中庸》都說過「誠者天之道,誠之者人之道」的話。所以「反身而誠」,不是「獨善其身」的自私或成為佛家所謂「自了漢」。自我修養的最後目的仍是在自我求取在人倫秩序與宇宙秩序中的和諧。這是中國思想的重大特色之一。西方僅極少數思想家如斯多噶派曾流露過這種觀點,但已在古代末期,不久即為基督教的觀點所掩蓋。只有在中國思想史上,個人修養才一直佔據著主流的地位。修養的理論並不限於儒家一派,道家(包括道教)的「功過格」與佛家無不如此。孔子說:「自天子以至庶人,一是以修身為本」,可見「修身」決不是上層統治階級的專利品。

人性中除了自私自利之外,是不是還有光輝高尚的一面﹖我們又怎樣才能發揮光輝的一面,控制黑暗的一面﹖中國人對這類問題的認識與解答,並不全靠知識論和邏輯,然而也不否認經驗知識有助於人的自我尋求與自我實現。《大學》標舉「格物」、「致知」為修身的始點,至少表示道德實踐也不能完全離開客觀知識。不過修養不能止於知識的層次;「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如何「守仁」,便不純是知識的事了,此中大有功夫在,朱子在宋儒中最正視讀書明理,但是他卻一再說明「讀書只是第二義的事」,最要緊的還是讀聖賢書之後,更進一步「切己體驗」,「向自家身上討道理」。總之,中國人基本上相信人心中具有一種價值自覺的能力。(無論我們稱它為「仁」,為「良知」,或任何其他名目,所指皆同。)這種能力的存在雖然不是像客觀事物那樣可以由知識來證立,但每一個人都可以通過「反身而誠」的方式而感到它的真實不虛。人如果立志要「成人」或「為人」,不甘與禽獸處於同一境界,則必須用種種修養功夫來激發這一價值自覺的能力。而修養又只有靠自我的努力才能獲得,不是經典或師友的指點所能代替的,後者只有緣助的功用。

(節錄自余英時《從價值系統看中國文化的現代意義》)

試評論本文的主要論點。又本文所論,與殷海光的《人生的意義》有甚麼相通的地方,試加說明。

本文的主要論點:

中國人相信價值之源內在於一己之心而外通於他人及天地萬物,所以反覆強調「修身」或「修養」的功夫。自我修養的最後目的乃是在求取在人倫秩序與宇宙秩序中的和諧。這是中國思想的重大特色之一,在思想史上一直佔據著主流的地位。修養的理論並不限於儒家一派,「修身」也決不是上層統治階級的專利品。中國人認為,人性之中應有光輝高尚的一面,《大學》標舉「格物」、「致知」為修身的始點,至少表示道德實踐不能完全離開客觀知識。

不過修養不能止於知識的層次,如何「守仁」,便不純是知識的事。所以朱子以為,最要緊的是讀聖賢書之後,更進一步「切己體驗」。總之,中國人基本上相信人心中具有一種價值自覺的能力。可以通過「反身而誠」的方式來證立,用種種修養功夫來激發這種能力。

2. 評論:

這篇文字的主要論點,是指出中國人強調修身的重要,說明道德實踐不能離開客觀知識,但並不是純知識的事。讀聖賢書後,還需要通過「反身而誠」的修養功夫來激發人心中所具有的價值自覺能力。

余英時的說法可以信從。他所說的,就正如孟子所說的人有仁義禮智,是人與禽獸的不同處;這種人性,必須要擴而充之,才可以體現出來。也正如吳森所說的,人有惻隱的仁心,如何表達,則要靠後天的教育。這種仁心的擴充、表達,就是余英時所說的修養的功夫,要靠後天的實踐來激發。

3. 與殷海光的說法有相通的地方:

殷海光將人生所分的四個層次,即物理層、生命邏輯層、生物文化層和價值層。人在地球上生活,沒有可能可以擺脫物理層的支配。人是有生命的,有很多需要是必須滿足的,所以也不能不服從生命邏輯層的定律。而在這生物邏輯層中,人類會發展自己的文化,食不止於求飽,居不限於求安。但是人既是有意識的動物,可以在有限的生物層次中追求個體的無限。人不應只滿足於生物文化層,而應該努力向上,以求達到價值層,要講道德,追求理想,要創造理想社會,追求真善美。這都是超越生物邏輯層的東西,可以使我們在精神上感到滿足。人必須如此追求,生命才會覺得有意義。明顯地,殷海光的說法是,人如果立志要「成人」或「為人」,不甘與禽獸處於同一境界,以發揮人性高尚光輝的一,則必須要講道德,追求理想,用種種修養功夫來激發人所本有的價值自覺的能力。這種努力向上的功夫,就是本文所說的,通過「反身而誠」的方式,來「切己體驗」,以求「守仁」的修養功夫。

4. 結論:

余英時所說的,仍然是從道德修養境界來看中國文化的基本精神,可知「君子謀道不謀食」的思想,在中國傳統中,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要使中國文化現代化,一方固然要總結過去中國文化的特質,一方面當如殷海光所說,先求溫飽,才可以談理想、道德,中國文化才可以有實在的意義。

下面兩段引文談及中國人傳統的道德觀以及生物需要與道德價值的關係。
(1) 試分析唐文與殷文論人生之理想的論點(8),並比較二者的態度(4)
(2) 中國人認為生物需要不及道德價值重要,對此觀點你有什麼看法?(8)

 

答 (1)

唐氏認為:人不同於禽獸,就在於人懂得仁義禮智,有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所以人應該具有「殺身成仁,捨身取義」的精神,寧為玉碎不可瓦全,寧死而決下受辱。B 殷氏認為:人是生物,生物基本需要得不到滿足,高尚志趣與卓越理想都是空談。他認為「捨身取義」是最高原則,但不是必須動不動就犧牲生命來保全道德原則和崇高理想,而是盡可能二者兼顧。

A 唐氏把把倫理道德置於一切之上,他繼承了傳統的文化價值敢向。B 殷氏不太贊同,他認為傳統文化價值取向把重點放在名教、儀制、倫序、德目的維繫這一層次上,太注重生物文化層、重視道德價值而忽視生物需要,於是精神文化與現宜生活脫節,整個文化建構都發生問題。

 

(2)

我認為殷海光所說有道理,單純強調道德價值重要,要人們過苦行僧生活,是行不通的。理學家的「餓死事極小,失節事極大」的說法完全忽視人慾是不合理的,應該正確掌握兩個方面,不可傾斜。在道德與生物需要之間他在引文中提出的三點值得注意。

 

細閱下文,並回答所附問題。

「這個社會給過度揮霍和貪得無厭的物慾腐蝕得發霉、發臭;連我們的年輕人都呈現不健康的蠟黃他們缺乏屬於泥土的屬於大地的自然朝氣、和幹勁人們給金錢和物質奴役得匍匐於地而不自覺,而廣告先生還不斷威逼利誘地將更多奢侈品當作『必需品』向他們推銷。」

(1) 物慾如何腐蝕年輕人,給社會帶來什麼危害?試加以申述。(腐蝕年輕人部分佔6分,危害社會部分佔6)
(2) 作者認為「廣告先生不斷威逼利誘地將更多奢侈品變作必需品向他們推銷」、助長了人們的物慾並表示了深惡痛絕,試評論其看法(10)

 

答 (1) 提示:物慾難平,人的價值不能只用物質去衡量。
人生而平等,若只用物質去衡量,有些人是天生低微,因為他們天生貧窮。

 A 當今物質極端豐富,年輕人對物慾的要求也無止境,人人都追求穿名牌貨,坐名車,居豪宅,吃山珍海味,聽高級音響組合,人生的目的就是享受,沒有義務,只有權利。追求道德完善者被視為傻瓜。B 年輕人要想得到物質享受,就要想方設法找大量金錢,正當手段得下到,只有採取非法手段獲取。女子為此可出賣肉體,下海為娼;男子則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無所不為,人們為金錢而瘋狂,給社會安定帶來動盪與不安。

 

(2)

廣告確實引誘人們將奮侈品當必需品,如電視和報刊上,洋酒、豪華汽車、高級時裝、化妝品、香煙的廣告,這些物品本來均為奮侈品而非生活必需品,但卻通過媒體宣傳而成為生活必需品,讓人們花費大量金錢去購買。於是人們的物慾被廣告大大地擴大以至無窮。

 

細閱下文,並回答所附的題目。

「我相信、正如一位哲人所說,每個人從出生後就走向死亡。生命就像一條航線、有長有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終點站。問題是在這有限的航程中怎樣使自己活得更充實。

我還相信,生命的過程如同四季交替。在春天插種希望,在盛夏辛勤耕耘,在金秋收穫成果,在冬日媕R靜地反思,細細地品味。只要我們用心地去體味,我們便可在生命的酸鹹苦辣中,咀嚼出縷縷的甘甜,也才能使我們的人生有內涵,有光彩,有價值。

時下,在我們社會中,『有錢就有一切』,『有錢能使鬼推磨』,已被越來越多的人奉為圭臬。這些人將金錢看成人生輝煌的象徵,而畢生追求,不擇手段。其實,真正的財富不僅僅是金錢,還有知識、能力、人格和尊嚴。那些崇拜金錢的人,即使紳士外表,豪門出入,腰纏萬貫,也必將心靈萎縮、麻木。況且,人,永逸走要講一點精神的。耶穌說:『人不能只靠麵包過活,你的心靈需要比麵包更有營養的東西。』的確如此。

我們既生活在商品世界,同時我們還生活在歷史和宇宙中,生活在自己唯一的一次生命過程中。所以,我們不能只用交換價值來衡量我們的行為,而應有更加廣闊久遠的參照系。在投入現代潮流的同時,還要堅守那些永恆的人生價值。不要只求物質奢華,把自己的靈魂淹沒在花花綠綠的商品海洋堙C特別作為一個未來杜會的主人翁,更要有崇高的精神境界。

有崇高的境界才有崇高的人品。

淡泊明志。無欲則剛。想來,還是像我這種生就的,命定的、吃得苦受得累孜孜以求的人好。

願有一片祥雲,佑護我完成我的生存方式。」

(1) 文中引用耶穌的話:「人不能只靠麵包過活,你的心靈需要比麵包更有營養的東西」,試申述這句話的觀點(8)並以己意對此觀點加以評論(4)
(2)文中作者用什麼準則衡量生命的價值
(2)?你對其觀點有什麼意見(6)

 

答 (1)

這句話的意思是物質生活固然需要,但人下能只追求物質生活。一個人縱有萬貫家財,物質生活再豐富,但沒有高尚的理想,精神生活貧乏,人格低下,則如同行屍走肉,生下如死。

我認為這句話很有道理,一個人畢生不擇手段追求金錢是沒有意義的。金錢固不可無,充裕的物質也係人所必需,但不可止於此,應該有更高的精神追求,使自己成為心靈充實、品德高尚,對社會對人類有益的人。

 

(2)

作者以人生是否生活得充實來衡量生命的價值,強調人生有內涵,有光彩,有價值。

作者的人生態度是正確的,但「淡泊名志,無欲則剛」似乎有過於強調道德價值而忽視生物需耍之嫌。「淡泊名志,無欲則剛」二語正顯示二者之間的不平衡狀態。

 

 

 

補充資料 

人生的意義 (殷海光)

 

一.演說(寫作)背景:
 1.把自己個人經驗陳示給大家參考,提示大家要注意訂立人生的意義及道路,因為人生的意義是各人自己的。
 

2.現代社會擾攘不安,人的心靈都是失落的,人類心靈脆弱,便只有做別人的工具,作者把自己的想法提供出來,正希望使大家能免於時代的厄運。

 

二.人生四屬次

1.物理層:人是物,必受物理定律的支配。
例如從樓上跳下來,非傷即死,

 

2.生物邏輯層:人不僅是物 ,而且是生物,是有生命的。有生命則不能不受生物法則的支配。

例如吃飯喝水,到一定的歲數要結婚


3.生物文化層:人與其他生物不同,在於人有生物文化,人類是有「意識」的。
例如:

l  人吃東西要講禮貌。

l  穿衣以補足人的美。

l  為了禦寒,有棉、皮革、尼龍、奧龍、達克龍。

l  人有生死意識。

 

4.生物價值層:人有真、善、美的意識,有理想,有道德。
例如:

l  柏拉圖的理想國,

l  湯瑪斯穆爾的烏托邦,

l  黑格爾所言的「精神的創造」,這是人所特有的。

 

.人生的意義

1.人活在世上,首先必要能生存。接著要滿足生物邏輯的需要。然後是滿足生物文化層。文化層是不容忽略的,因為騰空而跳至價值層,精神文化的發展和道德實踐便失去支持。

 

例證一:文化層不及價值層(過去)

君子謀道不謀食
問舍求田沒有大志

 

例證二:邏輯層不及價值層(過去)

餓死事小,失節事大
餓死首陽之山,義不食周粟

宋明理學家(因為他們有人供養,他們是士大夫階層。)

 

例證三:經濟文化層日益看重(現在)

二次世界大戰時亞洲非洲地區經濟落後,知識水準低,貧困、饑荒,現在世界,無論何地均拼命經濟發展,刻意經營

 

2.傳統文化價值取向:把重點放在名教、儀制、倫序、德目的維繫這一層次上,而不太注重生物文化層,於是精神文化和現實生活脫了節。所以現在需要有所調整,不要忽略生物文化層。
  
3.現在我們必須充實生物文化層才能談上一層的價值。要人生完美,必須透過生物文化層再往上昇。生物文化層滿足了,我們還要真善美、理想、道德,這樣人生的道路才算完成。

 

四.面臨生與義

1.兩難式:生物邏輯層與價值層

古人:孟子捨生取義
現代人:滿足自己的利益而犧牲道德,道德「江河日下」

 

1.作者態度
孟子捨生取義只是一極限原則,我們不應動不動就犧牲生命來保全道德。要保存生命時也要堅守下面三個原則:

l  萬不可在自己生命並未受威脅時之為了換取現實利益而犧牲道德原則。

l  生活還可勉強過時,萬不可因要得到較佳報酬而犧牲他人。

l  我們因生活困難而被迫不得不放棄若干作人的原則時,我們必須盡可能作「道德的抗戰」,把道德的領土放棄得愈小愈好,而且要存心待機「收復道德的失地」。

 

3.胡適說,人生應該有夢,否則人生不是太不豐富嗎?